EP-025 裴敏欣:习近平权力的悖论

今天的嘉宾是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治学教授裴敏欣,他的研究方向是专制政权与威权体制的转型。

今天我们让裴教授给我们讲一讲,习近平在20大的人事布局上大获全胜后,成为继毛泽东之后权力最大的中国领导人,他接下来可能想用他的权力来做什么?他又能做什么?习近平面临的权力的悖论是什么?

文字版全文:bit.ly/bmb-025-text

时间轴:
0:40 习近平在20大后带领新任常委去延安参观有什么信号
05:50 有人给新一届中国领导层内部划分派别,这些派别的说法有道理吗
08:37 习近平会如何处理自己和其他自己提拔上来的常委的关系
15:53 裴敏欣如何看待习近平班子的人员组成
20:10 袁莉谈蔡奇被调往北京前后的变化
22:06 裴敏欣谈“一厢情愿”
23:13 李强、丁薛祥和何立峰等都深受习近平信任,他们会更能影响习近平的决策吗
26:48 如何看待有人认为习近平的班子是“战时内阁”
30:16 习近平会对其他失势的派系赶尽杀绝吗
34:02 裴敏欣如何看习近平的接班人问题
36:01 习近平的女儿会接班吗

嘉宾推荐:
1.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 周雪光 著 (PDF电子版
2. 《Midnight’s Furies: The Deadly Legacy of India’s Partition》 Nisid Hajari 著
3. 《同情者》 The Sympathizer 阮清越 著


4 Replies to “EP-025 裴敏欣:习近平权力的悖论”

  1. garry

    周雪光老师的那本书叫作《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三联出的,被禁了,网上可以下载到,周雪光老师的个人主页之前也提供下载。

  2. garry

    在此驳嘉宾在《上海清零的政治逻辑》中关于武汉的观点。
    听主持介绍嘉宾,说年初和裴敏欣录制的那期上海清零的政治逻辑,导致节目被封。于是前去听那期,嘉宾说上海年初的管理极其糟糕,并说“武汉它情有可原,说武汉那是第一次碰到那种情况”,完全不认同他这句话。
    武汉当初的各种悲惨,如果从2019年年底9人因为散布谣言被捕,到一直捂,官方还搞各种活动造成大量传播,然后爆发之后不作为、乱作为,整个当时网上爆出来的东西,如果观察下来,背后的制度原因清洗分明,绝不会把那些悲惨归之于说“武汉它情有可原,说武汉那是第一次碰到那种情况”。
    嘉宾认为那是因为是第一次发生,所以悲惨,那么我觉得嘉宾在此竟然敢推荐周雪光教授的《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我觉得要么是嘉宾没有读懂周雪光的书,要么是嘉宾没有好好关注武汉的事情,不然还是什么?

    如此理解和解释武汉的惨剧,让那些受苦的人那些已经去世的人,让李医生……他们遭此祸,是为何?

  3. Abby

    赞同一楼和二楼的Garry,我也是武汉的,回过头来看,两年前我和我的家人,还有亲友长辈们没有谁被感染新冠,也没有谁在封城的四个月突发疾病出现意外,现在想起来算是很幸运的,所谓没有挨铁拳的。但是当时那四个月我完全是在高度紧张中度过的,因为确实出现过一些人因为突发疾病比如心脏病而死在家里,我小区就有这样的老人,我共情能力强,每天因为这些人和事(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也不是我的亲友)而感到痛苦难过,后来到了三四月份武汉的疫情慢慢趋于稳定的时候,我妈妈还说在她的朋友圈和同学群里总是时不时看到一些人发讣告,都是家里有老人过世,有些都不是新冠,还有自杀的老人等等,确实是惨剧。所以我从来就没有认为武汉那是第一次就情有可原,我没有资格说这些话,我不能因为我自己家很幸运平稳度过那四个月就替人情有可原了,那四个月我始终觉得自己头上悬着达摩利斯之剑,如果突发疾病我也只能死在家里,像那些不够幸运的人一样,他们没能走出那个冬天,所以我不能替他们说当时的一切情有可原,好像部分人的牺牲是应该的,我有次刷微博看到一个网友说得很好,也是针对一些人认为武汉当初的乱象可以理解,这网友直接爆粗口反驳,大意是谁都不应该认为这是可以理解可以情有可原的。这样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人,那些本不用牺牲的人。说句题外话,我发现人之人的差距如此之大,即便我没有挨铁拳,我也为那四个月里不够幸运的人而痛苦,但是有的人真的是只有倒霉到自己头上才会嗷嗷叫。我记得是1月23号武汉封城的命令下来,当时我崩溃大哭,因为这个命令太有画面感了,我脑海里当时就浮现一些人可能会因为意外或者其他疾病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在家中的情形,知道接下来大家都得靠运气。然后我每天关注新闻,当时还有很多全国各地的媒体赶到武汉,在新闻里我还看到因为医疗系统的挤兑一些癌症患者及其家属都得提前出院,外地的患者只能在旅馆里煎熬,我都不敢想这些人接下来的命运,所以这些因为次生灾害而牺牲掉的人就是情有可原的吗?当然不是。我心里一直记着那些没能走出那个冬天的人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ve × 3 =